为每位母亲祝福

母亲节(5月10号)即将到来,在这里我向每位基督徒母亲问安!美国母亲节的传统始于上世纪初,最早的发起人是 Anna Jarvis(1864-1948),1913年美国国会确定将每年5月的第二个星期日作为法定的母亲节。如今,全世界有将近80个国家或地区,共同在这天庆祝母亲节。虽然当代的母亲节只有百年而已,但母亲的角色在圣经的开篇就出现了。当上帝照着自己的形象造男造女,并且吩咐他们“要生养众多”(创1:28),这表明上帝赋予女人母亲的角色。后来,亚当给他妻子起名叫夏娃,就是因为她是众生之母(创3:20)。

但因着始祖的犯罪堕落,原本带有上帝祝福的生养,却充满了难以言说的艰辛。上帝咒诅女人说:“我必多多加增你怀胎的苦楚,你生产儿女必多受苦楚”(创3:16a)。不久之后,夏娃就怀孕,或许在她巨大的产痛中,已经放弃了希望,但最终她生了该隐。她知道,“耶和华使我得了一个男子”(创4:1)。紧接着,该隐的兄弟亚伯也出生了。在嫉妒和怒气中,该隐动手杀害了亚伯。最终,该隐离开耶和华的面,被流放在挪得之地,飘荡在地上。夏娃经历生产之痛,现在又经历丧子之痛,她的心如同被刀刺透。罪恶悄无声息蔓延至子孙,该隐的后代日益邪恶,拉麦对他两个妻子说:“…若杀该隐,遭报七倍;杀拉麦,必遭报七十七倍”(创4:24)。母亲夏娃在儿女身上看到的是死亡的力量,罪恶的权势无孔不入,而且愈演愈烈。

王怡牧师曾说:“在那个咒诅中,生命虽然从母亲生出,母亲却抓不住生命…母亲失去她所生养的,母亲要在儿女的身上收获死亡,这正是人类要沉沦的预兆。” 夏娃是无能为力的,她无法重返伊甸园的美好,因为上帝安设基路伯,和四面转动发火焰的剑,把守生命树的道路(创3:24)。但夏娃不是彻底绝望的,因为在上帝对蛇的宣判中,祂打破了夏娃和撒旦之间那不圣洁的联盟,“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;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。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,你要伤他的脚跟”(创3:15)。上帝使夏娃以母亲的身份所扮演的角色,在救赎历史的大图画中有着终极意义的指向。在那场决定性的战役中,女人的后裔要用他的脚践踏蛇的头。相比于他脚上的受伤,蛇将在那致命的践踏中,彻底失去反击的能力。

女人的后裔在哪里呢?那位击败邪恶势力的战士在哪里呢?塞特出生了,但活了912岁就死了(创5:8);以挪士出生了,但活到905岁也死了(创5:11);该南出生了,但活到910岁也死了(创5:14)… 死亡的力量不断吞噬夏娃的后裔,但上帝借着母亲的生产,预备着那位大卫的苗裔。应许何时才会实现呢?那将要来的是谁呢?直到有一天,马利亚从圣灵怀孕,天使在梦中吩咐约瑟说:“她将要生一个儿子,你要给他起名叫耶稣,因他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”(太1:21)。当耶稣进入旷野,撒旦也展开了牠的攻势,人类最关键的战役正逐步走向高潮。

最终撒旦操纵邪恶的联合势力,牠使用大祭司对耶稣的嫉妒、彼拉多对仕途的崇拜、希律对权柄的贪恋、以及百姓盲目的热心,促成杀害耶稣的勾当。当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,胜负的结局似乎已定,但耶稣最终却宣告“成了”,然后低下头,将灵魂交付神了(约19:30)。十字架就是耶稣隐藏的能力,就犹如大卫手中的机弦,敌人见此就嗤之以鼻,但恰是这致命攻击令牠猝不及防。因着基督在福音中带给选民的翻转,夏娃的咒诅也因此被翻转。那原本危险且艰难的生产,却成为常存信心、爱心、又圣洁自守的姊妹的安慰和喜乐。因为她们必因着神的儿子从童女马利亚取了人性——耶稣基督的出生,而得着这救赎洪恩。

西北堂作母亲的姊妹们,耶稣为你们穿过“四面转动发火焰的剑”(创3:24),祂被父神击打以至死亡(赛53),但通向生命树的道路再次被开启(启22:2)。撒拉从远处望见这救恩的曙光,就“以为那应许她的是可信的。所以从一个仿佛已死的人生出子孙,如同天上的星那样众多,海边的沙那样无数”(来11:11)。撒拉未曾看见的,你们看见了。上帝所应许的国度已经遍满全地,天国的子民无以计数。撒拉没有听见的,你们听见了。那永古隐藏不言的奥秘如今已经显明,将来美事的影儿也露出了实体。因此,我愿每位母亲,“因信他就有说不出来、满有荣光的大喜乐,并且得着你们信心的果效,就是灵魂的救恩”(彼前1:8)。

简体中文
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