敬畏耶和华

圣经多次教导人要敬畏神,尤其是诗歌智慧书的作者,他们反复提出这个教训,因为“耶和华与敬畏祂的人亲密,祂必将自己的约指示他们” (诗25:14),“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” (箴9:10)。“敬畏” 含有 “害怕、恐惧不安、崇敬” 的意思,这个词有时也会翻译为“畏惧” (例如 诗2:11 “当存畏惧事奉耶和华,又当存战兢而快乐” )。“敬畏” 是受造物在面临造物主的时候,在惊恐中的臣服;是仆人面对君王的时候,那种超过任何感官尺度的恐慌。诗篇很多时候就是在这样的情感中宣召,“耶和华的仆人哪,你们要赞美…耶和华超乎万民之上,他的荣耀高及诸天” (诗113:1-4)。

然而,现代基督徒最缺乏、最陌生的宗教情感之一就是敬畏。陶恕曾指出:“我们想要一个我们在某种意义上能够控制的上帝。我们需要有一种安全感,这种安全感来自于我们知道上帝是什么样的,而他的样子,常常是用我们所见过的宗教图画、我们所认识或听说过的最好的人,或是我们所持守的那些崇高的观念,拼凑而成的。” 凭空臆造对神的认识,在本质上就如同用金银木石雕刻的偶像。除非我们回到圣经,并让我们的宗教情感中存有敬畏,否则我们的信仰就带有某种异教崇拜的成分。

或许很多人认为,“敬畏神”属于旧约时代的教训,到了新约时代,这命令已经被基督徒生命中对神的爱的体验所取代。但是,这不是圣经的教导,耶利米先知斥责以色列民背道行恶,不存敬畏神的心 (耶2:19),与此同时,神为余民赐下新约的盼望,并且应许说 :“使他们有敬畏我的心不离开我” (耶32:40)。敬畏主的心没有在新约中被废掉,乃是被成全。因此,保罗劝勉说:“亲爱的弟兄啊,我们既有这等应许,就当洁净自己…敬畏神,得以成圣” (林后7:1)。没有敬畏的行动,成圣操练就化为虚谎;缺乏畏惧的心灵,圣洁生活就失去了起点。

面对那能杀身体但不能杀灵魂的新冠病毒,人们尚且如此惧怕;我们又当何等敬畏那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神呢?《鼠疫》这部作品使法国作家加缪获得1957年的诺贝尔文学奖,虽然最终鼠疫结束了,但不是人类战胜了鼠疫,而是鼠疫放过了人类。这本书的结尾停留在敬畏当中,作者借里厄医生之口说:“鼠疫杆菌永远不会死绝,也不会消失,它们能在家具、衣被中存活几十年;在房间、地窖、旅行箱、手帕和废纸里耐心等待。也许有一天,鼠疫会再度唤醒它的鼠群,让它们葬身于某座幸福的城市,使人们再罹患难,重新吸取教训。” 疫情期间,街道上出现很多跑步的人。有的是全家出行。人们锻炼身体,盼望增强抵抗能力。灵魂岂不更是如此呢?除非有强烈敬畏神的心,否则就无力抵抗肉体的情欲、眼目的情欲、并今生的骄傲。要知道,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,惟独遵行神旨意的,是永远长存 (约一2:16-17)。

亲爱的弟兄姊妹们,让我们向神祈求,既然西北堂在这个社区被神建立,唯愿我们如同在犹太、加利利、撒马利亚各处被建立的教会,也让这个社区聚集一群凡事敬畏主的百姓 (徒9:31)。“凡事敬畏主” 就意味着没有例外,无论是人前的公开侍奉,还是背后的默默摆上,都能经历到上帝在场的凛然威严。让我们各人心里尊主耶稣为圣,心里常作准备,当慌张失措的世人,问我们心中盼望的缘由之时,我们就以温柔、敬畏的心回答。神如何将得救的人数加给初代教会,我们也盼望加给我们西北堂。

简体中文
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