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

今天是农历八月十五,大家在海外生活了多年,每逢佳节倍思亲。心中有着千丝万缕的牵挂,也有无以言表的怀念。家里的后院,总喜欢种些瓜果蔬菜;厨房的烤箱,总喜欢做些芝麻大饼;肉夹馍比汉堡更美味、煲粥比可乐更可口。童年成长的回忆就是如此难舍难分,对亲情的思念又岂能轻易放下?月饼寓意团圆美好,可惜在月圆之时,却无法与大洋彼岸的家人团圆。苏轼曾在丙辰中秋,欢饮达旦,大醉后作《水调歌头·明月几时有》:“…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” 作者对悲欢离合的无奈,在月亮的阴晴圆缺中寻得安慰,更何况自古以来无人能以幸免。在这个残缺破碎的尘世,只能祝愿你平安康健,远隔千里共赏皎洁的明月。南宋文学家胡仔在他的《苕溪渔隐丛话》中如此评论:“中秋词自东坡水调歌头一出,余词尽废。” 

若苏东坡的词赋代表了日光之下的绝唱,这足以让人感到绝望。天有阴晴圆缺,地上自古难全;既然悲欢离合、跌宕起伏,乃是人生常态,但为何丝丝的乡愁,总能在人心头引起轩然大波?蒲公英随风四散,从不会因此悲伤,因为它白色的绒球就是等待着此刻的到来;迁徙的大雁,也不会对故土恋恋不舍,它们毫不犹豫地飞向远方。但为什么在埃及住了十七年的雅各,最后吩咐约瑟说:“我与我祖我父同睡的时候,你要将我带出埃及,葬在他们所葬的地方”呢(创47:30)? 为什么坐在巴比伦河边的以色列人,一追想锡安就哭了呢?“耶路撒冷啊,我若忘记你,情愿我的右手忘记技巧”(诗137:5)。

C.S.路易斯曾说:“如果我们发现自己内心有一个渴望,不是这世间所能满足的,最可能的解释是,我们的存在是为了另一个世界。” 借用以上这句话,如果我们发现自己内心中有一个乡愁,不是这世间所能满足的,最可能的解释是,我们的家乡不在这世间。无论是埃及的财富,还是巴比伦的繁华,都无法阻拦天路客的脚步——他们的心指向着那座天上的锡安山——那个曾经拥有,但后来失去的家乡。《失乐园》这部长篇史诗描述了始祖被撒旦引诱,偷吃上帝明令禁止的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,最终亚当和夏娃被逐出了伊甸园,他们失去了乐园,丧失了故土。后来,亚伯拉罕离开本地、本族,因为迦勒底的吾珥城不是他真正的家乡,他知道自己在世上是客旅、是寄居的。“说这话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个家乡。他们若想念所离开的家乡,还有可以回去的机会。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,就是在天上的”(来11:14-16)。

那座曾经失去的乐园,在新天新地中再次显露,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降临(启21:2);那棵消失在创世记的生命树(3:24),再次出现在启示录中(2:7)。在这座永存的城中,再没有死亡,也不再有悲哀、哭号、疼痛,也不再有悲欢离合和阴晴圆缺,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(启21:4)。地上的天路客怀揣着活泼的盼望,欢然奔腾在回家的路上。在耶稣基督里,没有人再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,无可奈何,乃是被圣灵充满,口唱心和赞美主,为不信的亲朋代求,为蒙恩的好友感恩;当再次举头望明月,更是思念那天上的故乡。与此同时,我们的心灵不禁赞叹:“祂造月亮星宿管黑夜,因祂的慈爱永远长存”(诗136:9),也认识我们是何等不配:“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,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,便说:’人算什么,你竟顾念他?世人算什么,你竟眷顾他?’”(诗8:3-4)

是的,月亮星宿提醒我们神的眷顾和恩慈,正如同诸天述说神的荣耀,穹苍传扬祂的手段(诗19:1)。失丧的浪子再次回到父家,享受父亲一切的丰盛,那是因为父亲动了慈心(路15:20),沉沦的罪人能够再次回到祂的面前呼求“阿爸父”,得享祂在基督里赐给我们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,那是因为祂极丰富的恩典。浪子已经进入父家,然而他的长兄不肯见他,但我们的长兄主动寻找,为要将我们带入父家。在不久的将来,当天使的号角声吹响的时候,所有圣徒将被邀请奔赴天上的宴席,而这至终的团圆将持续到永永远远,再也不会分开。“看那,神的帐幕在人间,祂要与人同住,他们要作祂的子民;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,作他们的神”(启21:3)

祝愿大家中秋节快乐,更祝愿大家与家人同得福音的好处!

简体中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