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什么披戴在你身上?

西北堂蒙耶稣基督宝血遮盖的弟兄姊妹,平安!

前不久,我听到《化身博士》的故事,这是英国作家史蒂文森(Robert Lewis Balfour Stevenson)写的小说,原著名叫 Strange Case of Dr Jekyll and Mr Hyde。我没有读过这部小说,只好摘录别人所写梗概:小说的主角叫杰克博士,他是一位很受尊敬的科学家,一个贵族,也是一个大善人。杰克博士发现自己的人性中,就像很多人所说,一面是天使,一面是魔鬼,他发现自己是一个善与恶的综合体。一些善良的本性,被一些邪恶的本性掩盖了,于是他想把邪恶的本性压下去,或者把它消灭掉,让善良的部分长大,邪恶的部分缩小。

杰克博士是化学家,他发明了一种药剂,能把自己身上的两种本性分开,希望白天的善良本性,能脱离夜晚时邪恶本性的发作。他的药方成功了。但有一天晚上,他服的剂量大了,没有控制好效果,结果邪恶的一面开始占据了他的人格。晚上出去花天酒地,非常暴力,做了很多坏事,白天醒来时,他说:’不!不!不!那个不是我,不是我干的。’ 于是,他给那个晚上出现的自己,取名为’海德先生’。 白天,他以杰克博士的身份出现,晚上,他又以海德先生的身份出现。

哪知白天越来越短,夜晚越来越长。杰克博士很痛苦,决定不再喝那药剂。他白天作为杰克先生,全心投入到慈善事业中,以此来弥补海德先生在夜晚所犯的罪。杰克博士在社会上的地位、道德声誉越来越高。有一天,杰克博士坐在公园的椅子上,想起他这段时间所做种种善举——他投入慈善事业,几乎耗尽家产。于是,尽管夜晚有海德先生所做的恶事,但在数算自己所做的善事时,他还是觉得,自己已经比大多数人好得多。

后来杰克博士是如此自白:“当我决定用未来,用做好事来弥补过去的恶行,我的解决办法有相当的成果。在过去的几个月,我多么的努力帮助社会上受苦的人,我为这个社会做了多少的好事。当我回首时,当我把自己跟别人来相比时,以我勤奋的善行来对照那些社会上冷漠的人时,就在我虚荣心涌起的那一刻,一阵疑惑漫过我,我感到极度的恶心,我感到恐惧战抖。我往下一看,我又变成了海德先生。” 最终他在极度的绝望中选择自尽。

创世纪第三章记载始祖违背神的命令,亚当和夏娃用无花果树的叶子,为自己编作裙子,以此遮盖犯罪的羞耻。钟马田牧师这样说:“这一节经文,就是对人类全部的文明的预言和总结。” 人类全部的文明就是“遮盖”,杰克博士用慈善事业遮盖邪恶的海德,扫罗以献祭为由遮盖内心的贪婪(撒上15:9),大卫使用敌军的刀剑遮盖他的淫乱(撒下11),甚至在新约教会,有人以高尚的宣教遮盖陷害他人的邪恶动机(腓1:17),还有人以敬虔的外衣遮盖敬拜金钱的内心(提前6:5)。无花果树的叶子可以掩人耳目,但终究无法改变本质的羞耻。当亚当和夏娃听见神的声音,他们就藏在园里的树木中,躲避耶和华神的面,因为他们依然赤裸。

无花果的叶子迟早会枯干,因为那时“天起了凉风”(创3:8)。你要以什么当作遮盖,以此对自己进行拯救呢?杰克博士在人生辉煌的巅峰之时,发现自己在不服用药剂的情况下变成了海德先生。他以最美善的行动所展开的自我救赎,最终不过成全了他邪恶的虚荣心和道德自义。罪恶不只是以狰狞面目出现,有时也会假扮为慈颜善目,“这也不足为怪,因为连撒旦也装作光明的天使”(林后11:14)。青年财主曾以遵守神的律法作为通向永生的道路,但主耶稣提醒他说:“除了神一位之外,再没有良善的”(可10:18b)。在上帝面前,你是否如同先知以赛亚发出呼喊:“我们都像不洁净的人,所有的义都像污秽的衣服;我们都像叶子渐渐苦干,我们的罪孽好像风把我们吹去…” (赛64:6),痛恶自己到如此的地步呢?

无花果树的叶子无法拯救你,唯有“你在无花果树底下,我就看见你了”(约1:48)的那位才能拯救你。施洗约翰为祂作见证:“看哪,神的羔羊,除去世人罪孽的”(约1:29)。在伊甸园曾有一只动物被杀,耶和华神为亚当和他的妻子用皮子作衣服给他们穿(创3:21)。当耶和华神应许“女人的后裔要伤你(撒旦)的头”(创3:15)时,亚当在信心中给他的妻子起名叫夏娃,因为她是众生之母(创3:20),虽然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后裔。你身上披戴的是耶和华神所赐的皮子呢,还是自己采摘的无花果树的叶子呢?叶子早晚要枯干,伪装终究要戳穿,把房子盖在沙土地上,倒塌只是时间的问题。你的遮盖是什么呢?你的根基在哪里呢?

简体中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