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的肉是可吃的,我的血是可喝的”

主耶稣曾宣告说:“我就是生命的粮。你们的祖宗在旷野吃过吗哪,还是死了。这是从天上降下来的粮,叫人吃了就不死。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;人若吃这粮,就必永远活着。我所要赐的粮,就是我的肉,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” (约6:48-51)。当你读到这段经文的时候,你会不会与当时在场的犹太人有同样的疑问呢?他们彼此争论说:“这个人怎能把他的肉给我们吃呢?”(约6:52) 主耶稣继续解释说:“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:‘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,不喝人子的血,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。吃我肉、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,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。我的肉真是可吃的,我的血真是可喝的。吃我肉、喝我血的人常在我里面,我也常在他里面。’”(约6:53-56)

新约学者卡森(D.A. Carson)如此解释这段经文:“这段画面血腥的语言,农业社会的人或能心领神会,但对于我们——这些买现成纸盒、塑料容器、或铁罐头食品的现代人,却很容易忘记。我们活着,因为其它的活物死了。如果那些活物不死,我们就没有食物:那头牛,那条鱼,那根胡萝卜,那把芹菜必须死,否则死的就是我们。我们吃耶稣,唯有祂死,我们才能活着。” 生活在当代都市社会,我们所接触到的食物,几乎都是经过精心加工的,大都是层层包装好的。食品流水线加工厂、Whole Food超市、便利的餐厅,使得一粒麦子被碾碎、一颗葡萄被压榨、一只羊羔被宰杀的场景,远离了人们的视线,但对于耶稣当时的听众,这些都发生在他们每个人的家里。

你的生命之所以能够得到饱足,你能够来到可安歇的水边,那是因为耶稣的肉是可吃的、基督的血是可喝的。 耶稣为我们的缘故舍弃他自己,成为被杀害的人,他的受辱是为了让我们得荣耀,他的受难是为了让我们得永生。这与堕落世界的文化是何等不同,这与金玉其外的儒家思想何等迥异。鲁迅在《狂人日记》里这样写:“我翻开历史一看,这历史没有年代。歪歪扭扭的每页上都写着‘仁义道德’几个字,我横竖睡不着,仔细看了半夜,才从字缝里看出来,满本上都写着两个字’吃人’!” 为了能够凯旋封侯,多少人马革裹尸,因此一将功成万骨枯;为了我的成功,别人必须被淘汰;为了我的高升,别人必须被踩在脚下;为了我的益处,别人必须做出牺牲。我们已经习惯了弱肉强食,信奉适者生存。

然而,最适合生活在天父世界的唯有祂的独生爱子耶稣,父神唯独指着祂说:“这是我的爱子,我所喜悦的”(太3:17、17:5)。我们都犯了罪,亏缺了神的荣耀(罗3:23),我们的实际生活与上帝的创造目的极不协调,甚至就是背道而驰。但是,父神所喜悦的爱子,却遭受众叛亲离、被罗马兵丁羞辱、被赤裸地挂在十字架上,被人群抛弃、被社会淘汰、成为权力角逐的牺牲品。亚当的肋旁被打开,夏娃成为他的妻子;耶稣的肋旁被刺透,教会就成为祂的新妇。亚当曾经因为吃而堕落犯罪,将死亡引入世界,基督却为我们成为可吃的,将永生赐给我们;弟兄姊妹们,当你每天在用餐的时候,愿眼前的食物成为提醒:上帝如何使用土地的出产供应了你的身体,祂更是信实地使用天上的粮——耶稣基督——供应了你的生命。

虽然我们都是在亚当里出生,但如今是与基督联合了。因此,我们不应该再活在亚当的旧的创造中,也不能再继续顺着情欲生活;而是应当活在基督的新的创造中,坚定地顺着圣灵行事。各人不是单顾自己的事,也不是求自己的益处。因为我们身上所带的不是该隐的记号(创4:15),乃是耶稣基督十字架的记号(加6:17)。彼得的口音在耶路撒冷人面前显露出他是加利利人(太26:73),愿我们的彼此相爱在这个世界面前显露出我们真是耶稣的门徒(约13:35)。

简体中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