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日敬拜

在主日崇拜中,大家有没有意识到,从宣布聚会开始,到讲员走上讲台,聚会人数猛然增加。当领会奉主的名宣布,开始公共崇拜时,很多信徒还在赶来的路上;当诗班唱“主在圣殿中…”,一半的人还没有进入教堂。从三月份开始,迫于疫情的严峻形势,我们不得不采用网络聚会。信徒们不必再发动车辆,省去了路上通勤的时间。原来九点半才出门,踩着讲道进入教堂的另一半会众,现在终于可以准时开始崇拜了。因为只需要拿出手机,瞬间就能进入ZOOM房间。然而,当主席宣布聚会开始的时候,还是只有一半的会众。我们不折不扣地将这个“传统”从线下复制到线上。这不是时间节点的问题,这是迟到的陋习。

有位名叫纪威廉的清教徒牧师,他曾这样说:“到神的圣所来的时候,迟到的人是谁呢?不是那些住得远的,而是住得近的人。天气糟糕的时候,缺席的人是谁呢?是那些有马车,或者是能得到车辆的人,而不是那些走路来的人。哪些人经常找借口不参加聚会呢?是强壮和健康的人,而不是有病、软弱的人。谁在聚会的时候睡觉呢?不是贫穷劳苦、很少有一个钟头休息的人,而是懒惰、摆架子、从来不知道疲倦是什么滋味的人。” 有次我们教会周末有活动,我与最先赶到的夫妇打招呼,他们介绍说自己住的很远,需要早些出门才能赶来。于是,他们成为最早赶来教会的人,而住在附近的信徒,却迟迟不肯出门,总是错过清晨的“吗哪”。

俗语说,“离教堂越近,离上帝越远”(The nearer the church, the father from God)。西北堂处在East Cobb中心腹地,信徒聚会极其便利,这是宝贵的恩典,同时也是极大的试探。我们在多大程度上对上帝心存畏惧呢?在唐崇荣牧师的神学讲座上,很多信徒陆陆续续进来找位子,台上台下的人都无法专心,唐牧师公开责备说:“为什么你们搭火车不敢迟到,搭飞机不敢迟到,参加上帝的聚会却敢迟到?” 有位传道人在牧会多年后发出感慨:“信仰告诉我们除了上帝,其他都没什么好怕的。但实际的情况却是,我们什么都怕,就是不怕上帝。” 不要让我们忘记,圣经多次提醒,“当存畏惧侍奉耶和华,又当存战兢而快乐”(诗2:11);“但要尊万军之耶和华为圣,以他为你们所当怕的、所当畏惧的”(赛8:13)。

很多时候,我们对犹太人的认真劲儿大惑不解,例如安息日不开灯。有人曾这样回答:“当天色渐渐昏暗时,我自然想到要开灯。但是,当我想到神,我就收回我的手;因此,这条律法,即使你看来微不足道,却时时令我想到神。” 请不要误会,这个例证的用意不是要求信徒,如同犹太人安息日不可开灯一样,基督徒主日绝不可迟到。只是不要让我们在基督里的自由成为习惯性迟到的借口。

与此同时,请大家也不要武断地判定,若有人偶尔迟到,他就是不敬畏神的。或许他(她)遇到突发情况,处理意料之外的事情,最终还是急急忙忙赶来教会。即便迟到了些时间,我们岂能论断他们呢?亲爱的弟兄姊妹,让我们在主日的清晨,欢欣地奔向神的殿,预备我们的心,等待着崇拜的开始,因为祂是我们当畏惧的主。当领会宣召“普天下当向耶和华欢呼。你们当乐意侍奉耶和华,当来向他歌唱”(诗100:1-2),全部的会众就异口同声地赞美祂。

繁體中文
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